您的位置: 重庆信息网 > 体育

云水永恒国度小说江山文学网

发布时间:2019-07-13 13:54:19

凤凰涅槃,浴火重生。永恒国度,沧海桑田。为你永堕轮回,怎料只得一指烟火灿烂?  ——题记    一  永恒国度位于天之涯,之所以永恒因为真爱不灭。永恒国度里居住着世间最痴情的生物:鸳鸯——雄鸳雌鸯,相亲相爱,至死不渝!  其实人们不知道,鸳鸯让人津津乐道的不是永不分离的爱情,而是他们浴火重生后成就不死之身的美丽。永恒爱情的化身,我们喜欢这样的称呼。  我是嬿,鸯。我的父母,正是欲火重生的鸳鸯圣鸟。五彩斑斓的羽毛熠熠生辉,相守千年仍不曾褪色,用以印证他们生死相随的爱情。  我没有父母那样五彩斑斓的羽毛,我的羽毛是蓝色的。我的兄弟姐妹们的羽毛都是灰色的,只有我不一样。我是家里的异类,我总觉得自己生错了地方,所以一直少言寡语,闷闷不乐。  我们的母亲一直告诉我们:总有一天,你们也会涅磐重生,在不死的火焰中披上美丽的锦袍,成为不死的爱情鸟。只是,你们必须要先找到不死之火。可我们谁也不知道不死火是什么,母亲没有明白地告诉我们。她说每个人的不死火都不一样,这个只能靠自己的心去感应。“我们是爱情鸟的后裔,所以我们的寿命很长,总有一天会找到的。”母亲这样安慰我们……  于是,我们都不再去想什么涅槃了,也不想去找什么不死火了。因为那一切,离我们真的很遥远。我们每天都在小溪里自由地嬉戏游弋,对着溪水梳理自己的羽毛。而我,总是孤独地呆在小溪的僻静处,静静地想着自己的心事。  夜深了,我还是不想返家。凝视着碧空中的那弯淡淡的峨眉,想起哥哥姐姐们口中人类世界的神奇。想着什么时候能去人类的国度看看,看看他们究竟与我们有什么不同。这个想法一经出现,就一直盘旋在我的脑海中挥之不去。  众多的兄弟姐妹中,只有大姐月去过人类世界。我问她,人类是什么样的?她说:人类很有趣,他们与我们很像,只是没有跟我们一样的羽毛,他们用不到百年的生命,追求不朽的爱情。人类的爱情故事,有圆满的,也有凄美的,有东方的,也有西方的,但不管哪一种,都是那么的惊心动魄。月答应我,下次出游带我一起去人类的世界看看……  终于到了我们出游的日子,我故意落后很多,等着大姐月带我去那个新奇的国度。月告诉我,去人类国度,要先变成人类的模样。  月变成了一个美丽的人类女子。她乌发如墨,肌肤盛雪,一点丹唇更是让她俏丽无双。而我,也变成了一个娇俏迷人的女孩,只是我的头发不是如姐姐一般的黑色,而是如天空般的蓝色。  我喜滋滋地看着自己的身体,新奇地看着蓝色羽毛化成的衣裙。月拉着我的手一再叮嘱:“快点走吧,被人发现就完了。记住了啊,千万别在人类面前变回原形,会被当作怪物烧死的!”  我们手拉着手跑出永恒国度,兴奋的我根本没听清楚月的话。我只想知道:人类的爱情故事是真的么?他们的爱情是永恒不变的么?  “我要去看个朋友,你是跟我一起去,还是自己玩儿,晚上我们在这儿碰头后一起回家?”月指着北边那片白桦林问我。  “你的朋友住在白桦林里?”我很好奇。人类,也可以跟我们做朋友?月真是胆大啊,如果被父母亲知道了,她一定会被禁足的。  “嗯,他是一个吟游诗人。这儿,只是他暂时驻足的地方。等一段时间后,他将去他人生中的下一个地方。”月边说边快速地行走,我几乎跟不上她的步伐。  吟游诗人?我不知道那是什么。在月跟我解释完什么是吟游诗人后,我没有了跟她一起过去的兴趣。我跟她分开了,叫她自己去见她的吟游诗人。月好像很习惯做一个人类,我看着她的背影模糊地想。  无聊的我,坐在树林以北的小溪边玩水。溪边有很多美丽的花儿,我采下各种各样美丽的花儿编成一个巨大的花环。微风送来远处的歌声,让人的心在瞬间变得很是柔软。  月曾经说过:人类世界一男一女的对唱情歌,就如我们鸳对鸯的求爱鸣叫。他们,都是表达爱情的方式。如果我真的是人类的女子,会有男子对我唱情歌么?是一个,还是一群啊?想到这儿,我不禁偷笑不已。  一阵急促的马蹄声由远而近,十几匹马出现在我的面前。马背上大多数是一群中年男人,其中领头的是一个英俊不凡的男子。岁月没有在他的脸上刻下沧桑,反而给他增添一种睿智的成熟味道。  “孩子,你怎么一个人在这儿?”他俯下身来问我,脸上洋溢着阳光般的笑容。“我,我在等我的姐姐。”我呆呆地看着他,心脏擂鼓般剧烈跳动。  此时此刻,我的眼里,心底全是他那充满魅力的微笑。他真是好看啊,永恒国度里的鸳与他相比是那么的平庸,他们加起来也不及他的万分之一……  “你一个女孩子,独自在这儿太危险了,赶紧找到你的姐姐回家去。不知道树林里有凶猛的野兽,说不定还有残忍的强盗出现!”他的话带着明显的命令口吻,浑身上下凛然散发出尊贵的味道。  “我得等姐姐回来,我不知道去哪儿找她。”我摇摇头说。他身后的人在他耳边说了几句什么。我隐约听到“事关重大……时间紧迫……”他皱了皱眉头,说:“她真是一个粉雕玉琢的小女孩,一个人在这儿太危险了。你留下,等她姐姐来了来追我们!”  “真是非常漂亮的孩子呢,长大了一定比靥妃还美丽。”靥妃?是他心爱的女人么?我的心里莫名其妙的有了一丝失落,还有一丝懊恼。为什么,我不化为和月一样大的美女呢?如果我化成跟她一样大的话,一定会比他的靥妃美丽千百倍!那样,他看我的眼神应该不一样吧?  下次再来人类世界,我该化成什么模样呢?我还能遇到他么?没有理睬身边的那个男人,我陷入了沉思。  月不久就回来了,吃惊地看见我身后的男子。问我怎么回事,我告诉了她事情的经过。她急忙跟人道谢,别过那个男子后,我俩匆匆忙忙地赶回了永恒国度。    二  春天的永恒国度,浪漫而美丽。各种各样美丽的花儿,开满永恒国度的每一个角落。这是一个恋爱的季节,我收到了很多很多的花。这是鸳追求鸯的开始,接下来他们会展示自己美丽的舞蹈与歌喉,如果得到了回应,就会正式确定关系结婚生子。我的兄弟姐妹们就是这样遵循传统,找到自己相伴一生的伴侣的。  我讨厌这样的生活,我知道自己这样是不对的,可是我真的不愿意这样生活下去。我还是选择无人的时候去溪边散心,让自己的灵魂自由自在地沉浸在自己的世界中。雄鸳们示爱的鸣叫,让我更加怀念人类的低语呢喃。看着同伴们懵懂无知的模样,我的心不由自主地浮起莫名的悲哀。我的心,遗落在了人类的世界……  我化为人类成年女子的模样,坐在小溪边梳理自己蓝色的秀发。如大海般明净的眸子,映照在清澈的溪水中。我哼唱着从人类那儿学来的曲子,想着人类世界的种种神奇。  我不止一次去上次遇到人类的地方,期望可以再次见到那个人,给他看我不输于任何人类的容颜。明知希望很渺茫,却总是奢望能抓住生命里那一缕微弱的阳光。  月不知道为什么变了,变得不再去人类的世界。她眸中那缕深藏的哀伤,让我的心窒息得几乎不能呼吸。她不爱出门,也不去溪边。也许真的是血缘的原因,我跟月同样的固执。  年复一年,我们收到的花儿也越来越少。哥哥们急了,怕我找不到不死之火。他们都劝我,随便找一个人嫁了吧。感情可以在以后的日子里慢慢培养,爱情也可以在生活中渐渐滋生的,毕竟我们的寿命是那么的长啊。  每当这个时候,我都是淡淡地笑笑。他们不明白啊,正因为我们的生命漫长,所以才不能凑合着找一个人相伴一生。漫漫人生,不能找一个深爱的人相伴左右,不如就一个人终老一生。否则,那将是一种无限期的折磨!我不知道月是怎么想的,或者她跟我的想法是一样的吧?  面对我的态度,哥哥们摇头叹息。他们心中着急,可面对倔强的我却无可奈何。母亲忧虑的目光一直追随着我,她读懂了我的心思。她对我说:“嬿,别爱上人类。人类与我们不一样,他们的永恒不属于我们。不要被那些幻象所迷惑,回来吧我的女儿,这儿有你遗忘了的爱情。再这样下去,你会毁了自己的。”  “不!我听说永恒国度有鸳爱上过人类,她最终也成了不死的爱情鸟。”我固执地摇头,什么话也听不进去。  “傻孩子,她最终是成了爱情鸟。可她爱上的那个人类,却经受不住不死火的焚烧,死在了火焰之中。她形只影单,在无尽的相思中徘徊,最后求神收回了她的生命。我的女儿,你也要跟她一样么?”  “那,我就做一只普通的鸯,陪他一起慢慢老死。”我决绝地回答着母亲。母亲掩面痛哭,面对如此执拗的我,她无能为力。我飞快地逃离了母亲的视线,我不敢面对母亲的眼泪与哀伤,我怕那会腐蚀掉我的决心。  “嬿,别让母亲伤心。”同样化为人形的月搂着我说。这么多年过去了,月依旧美丽无比。可是,她还是从来不去溪边。除了我,她很少跟人一起玩耍。我无法回答月,爱上人类,注定会让母亲悲伤。可我无法改变自己的心意,所以我只能让母亲失望了。  “月,你为什么从来不去溪边?”我好奇地问。“溪边是单身鸳鸯去的地方,我已经有爱人了啊!”月微笑着回答我。嗯?我愣了半天才明白,原来月也爱上了人类,就是树林那个吟游诗人。  天,她还敢叫我别让母亲伤心。我只是爱上了人类,可是还没有具体到哪个人。而她,却……却是……再说,我去过那片树林,树林里那个吟游诗人早就离开了那儿。“为了我,他会回来的。”月快乐地笑着说。  “可他只是一个吟游诗人啊,你怎么会爱上他?”我头疼地问。“吟游诗人怎么了?如果可以,我愿意跟他一起去做吟游诗人。我爱的是他,不是他的职业。除了他,即使是皇帝,我也不要。爱情就是爱情,与地位、相貌和职业无关!”月唇角带着一抹幸福的微笑说。  这样的月,让我陌生。我觉得我不了解她了,她是在嘲笑我么?我只是爱上了笼统的人类,根本没有具体到某一个人。我的爱,是不是很幼稚可笑啊?毋庸置疑,我嫉妒此刻的月,她在守候一份真切的爱。而我,守候的却是一个虚幻的梦!    三  时间如流水一般,始终不慌不忙地前行。永恒国度的夜空仍旧沉郁,只有东方隐隐约约泛出一片淡白。清风拂面,只有几颗星星寂寥地挂在空中。  周遭无比寂静,我独自坐在自制的小舟上。软软地扶着桨,柔声唱着刚刚学会的人类歌谣:  潺潺细雨草含芳,  惴彷徨,  黯神伤。  弱柳氲殇,  脉脉抚篱墙。  瑟瑟枫叶凝噎对,  爱无语,  俏梅悄掩香。  夜色中,小舟随着水流缓缓前行。偶尔有缠绵的水草绕住我放入水中的双脚,温柔异常。恍惚间整个永恒国度扬起婉约的歌声,似一场盛大的宴会正华丽地举行。  就在这时,我的背后响起一阵脚步声。原来是觞,这个一直追求我,然而在我面前却一句话也不敢说的胆小鬼。我讨厌他,更讨厌他鬼鬼祟祟地跟着我。  “觞,你来这儿干什么?”我生气地喊。  他畏畏缩缩地说:“嬿,你该回家了。太晚了,不安全!”  “不要你管,你真讨厌!”我生气地站起身,不小心掉进了水里。受到惊吓的我,再也不能保持人类的模样,还原成了一只蓝色的雌鸯。  “央,你看见了么?这是一只美丽的雌鸯呢。”一个磁性的声音伴随着一阵浅笑传来,有人从树林里走了出来。首先看见的是一个英俊的男人,他有英俊的眉目,挺拔的身材。这,这不是一直出现在我梦中的人么?  我傻乎乎地呆在水里,痴痴地看着他。他笑了,那双漆黑如星辰般的眸子看着泡在水里的我,笑成了天边那弯明月。他对身边那只狗狗说:“别闹了,看她都被你吓坏了。”  他把我从水里抱了出来,温柔地为我擦干了羽毛。他的手很大很温暖,温暖了我那颗孤单的心。我不知道这是不是命运的安排,在我等了这么久之后,等到这样一个完美的他。  他在我的身边躺了下了,那只叫做央的狗狗就卧在他的怀里。它惬意地打着鼾,美美地睡着了。我真羡慕央,可我不能用雌鸯的身份接近他。我不要做他的宠物,我要做他的女人。  我悄悄离开了他,跑进树林变成了人类的模样。当我再次出现在他面前的时候,央打了一个哈欠看了我一眼。在它眼里,我还是一只雌鸯。  “你好!我是嬿。”我坐在他身边,笑着对他说,我觉得自己的脸好烫。  “呵呵,我叫坧。他叫央,我最好的朋友。”他笑着,笑容一如既往地温暖。一个能把动物当朋友的人类,会愿意把一只雌鸯当成爱人么?我知道自己是美丽的,可是毕竟我不是真正的人类。在人类的眼中,我是一只鸟,一只不死的爱情鸟……  坧去过很多地方,脑袋里装满了各种奇闻异事。珠穆朗玛的山最高,尼罗河的水最甜。埃及公主的逃婚,刚果森林的松鼠打架。这些都从他的嘴里娓娓道来,逗得我娇笑不已。  “坧,你为什么来永恒国度?”我忍不住问。 共 7078 字 2 页 首页12下一页尾页

哈尔滨好的治疗男科医院
昆明最好的癫痫专科研究院
治羊角疯哪里最专业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