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重庆信息网 > 科技

坎波斯幻想的失實讀克萊齊奧的烏拉尼亞

发布时间:2019-11-09 00:48:55

坎波斯:幻想的失实——读克莱齐奥的《乌拉尼亚》

克莱齐奥的小说,我所读不多《世界战争》难以忍受,写作的错乱意识不仅是作者的,同时强迫给读者,既是文本的内在坍陷,也是阅读者的负担然而这本《乌拉尼亚》似乎好些,从它能于人民文学出版社组织2006年年度小说中上榜,其对于读者来说,至少在阅读和

克莱齐奥的小说,我所读不多《世界战争》难以忍受,写作的错乱意识不仅是作者的,同时强迫给读者,既是文本的内在坍陷,也是阅读者的负担然而这本《乌拉尼亚》似乎好些,从它能于人民文学出版社组织2006年年度小说中上榜,其对于读者来说,至少在阅读和接受上并未构成重大的障碍然而《乌拉尼亚》还是有问题的,这几乎是克莱齐奥小说一个难以去除的毛病,它们总是在文本上有一种无法说清的内在障碍,说到底它是作者的,如果一定要准确地讲,那是作者观念上的如果你读一下《乌拉尼亚》你一定会发现,这首先是一个放弃民族性的作品,也就是说小说中的人物,有一种无法被限定的主体性,这个主体上的犹移不仅是身份上的,甚至是故事逻辑上的而这正是克莱齐奥的蓄意安排,《乌拉尼亚》书写了一个研究者在一个类似墨西哥这样的地域研究时,所结识的一帮朋友,但更为核心的故事却在于他认识了一个叫拉法埃尔的小男孩,以及通过他而书写的一个叫作坎波斯的所谓的特地这既是理想化的,同时又是超时空的

《乌拉尼亚》不是那种一个故事套上另一个故事的简单结构,两个时空现实和文本结构,有一道裂隙,从而说明这两个事件场合,实际上是硬性拼结的,坎波斯只属于幻想,杜撰,属于异化的飞地但坎波斯拥有惟一的心理现实,那便是在它的法则内,它可怕地实现着它那独有的社会模式,或者说社区模式当然坎坡斯是脆弱的,是一个并没有真正与外界隔绝的地方,它仅仅是坎波斯的居民身上体现出来的一种甚至有点矫情的自治可能很难有小说像《乌拉尼亚》如此丧失现实性,如此丧失主体上的明确性当然这符合克莱齐奥旅居非洲等地的个人色彩,然而克莱齐奥的《乌拉尼亚》仍然有一种对于小说文本的粗暴的改造,一种完全个人化的臆想,两个故事的拼结,并置和插入式的进出,实际上也从叙事策略上牺牲了任何一个故事本身的独立性它是一个有些悬置的文本,它的意味可能是有引子的,如同作者自己说的乌拉尼亚被一个异化的飞地坎波斯所表达时,它凸显了一种在如今的文明体系里很难深究和表达的存在困境,假如不是一个流浪者,你很难理解还有什么生活会比坎波斯更为差强人意,因而从某种意义上讲,坎波斯是一种不差边际的幻想,并且它仅仅是一个社区型式的集体的粗暴的蒙昧状态,它惟一反对的便是现实,它惟一的后果便是幻想的破灭

(:冷得像风)

金振口服液作用
要止咳先祛痰该怎么做
生物谷药业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