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重庆信息网 > 科技

许中儿失踪事件江山文学网

发布时间:2019-07-13 19:54:56

突然有一天,许中儿找不到男友了,门紧紧关着,手机关机。去他的家里,开门的是个中年女人,说是那儿的新住户。  已经一个星期了。许中儿给男友发邮件,说:“在哪儿呢?经常下雨。冷。”没有回答。怎么也找不到了。中儿手里拿着一个饮料罐玩。许中儿仔细地看进去,努力地找,什么也没有。中儿把饮料罐踩扁了,使劲地砸,仿佛这样能把男友挤出来似的。  满屋子都是男友的痕迹,他送的粉红的大猪,他喜欢的歌和电影,他做过饭的厨房,躺过的沙发,穿过的拖鞋,他的笑和鬼脸。他好像在那儿,但抓不住。  许中儿乱了,六神无主。  许中儿整天地发呆,也愣愣地在街上游荡。中儿看到了方亚,方亚是中儿最好的朋友。中儿的眼泪一下子充满了眼眶,喉咙里像塞了一块石头似的。中儿望着方亚,走过去,中儿想叫,但是发不出声音。中儿要抱着方亚大哭一场,那丫头会嚷着跳着要把中儿男友找出来,然后剁成肉酱的。中儿向方亚伸出手去,但方亚把头转向另外一边,一脸冷漠地走掉了。中儿挤了挤眼睛,两行眼泪滑下来,然后眼睛就干干的。中儿缩回手,想:该往哪走呢?  她坐在花坛边上看过往的行人。一个老人,用手摇着轮椅过来了。戴着灰色圆顶软檐帽,白色长袖衬衫和灰色裤子松松垮垮地吊在身上。皮肤很黄,摇着轮椅的手出奇地大,骨关节夸张地凸起着。这两只手仿佛天生长来摇轮椅的。轮椅上挂着两个塑料袋,一个里面放着干硬的仿佛长有霉斑的烙饼,另一个里面放着几个捡来的纯净水瓶。中儿眼看着,心想:这么辛苦,怎么活着的?他摇到中儿的面前,突然停下,吃力地站起来,想把一块旧的软垫放到屁股下面,尝试了很久,终于没有成功。中儿想过去帮忙,但终于没有动,仿佛下一秒老人就能成功,那又何必去帮忙呢?然而老人喊中儿:“小姐!小姐!”中儿走过去。“是要这个垫子吗?”中儿问。“是,是。”老人回答。中儿把垫子放在他的屁股下面。他坐了上去,气喘吁吁地,两只手放到了摇把上,边摇边对中儿投来善意的感激的目光,并说:“谢谢你啊,人太瘦了,硌得疼,再见啊。”中儿望着他,笑了笑,没有说话。他并不脏,而且并不老。  阴郁的天气终于哭出雨水来,中儿撑着伞穿过一条偏僻的小巷,走到一条昏暗阴湿的街上。店主人们慵慵懒懒地,像刚从坟墓里爬出来似的。他们睁着眼,偷偷地不怀好意地看着中儿。在这条街的一个破败的院墙边,一个男人站在那儿,全身湿透,头发长长的,贴在了脸上,看不清面容。嘴角紧闭,低垂着眼。中儿走过去,把他罩在伞下。他皮肤很黑,鼻子高高的,尖下巴,左脸有大面积烫伤的疤。他对中儿笑了,笑容还满可爱的,中儿也笑。然而他突然把中儿推倒在地上,伞飘到了很远的地方。打起了雷,闪电照亮了一地的污水。他还在对中儿笑,像嗓子里憋了痰而且声带因年代久远快要破损似的。中儿很久才从地上爬起来。  中儿做了梦。她透过门缝看到一个女人愤怒而悲哀地嚷了几句,然后一个模糊的男人,拿起一把宽阔的刀,把女人的头砍了下来,还有一小节下巴粘在脖子上,下巴上的皮肤粉白的。没有头的女人在地上踉踉跄跄地走,中儿能看清她的步伐。然后她倒在地上,腿还在抖动。醒来的时候,中儿想:她的头滚到哪里去了?为什么没有流血呢?她为什么生气和悲哀呢?  中儿去面试。一起去面试的还有一个女孩和两个三十岁左右的男人。人事部的那位郭经理对每个人笑,除了中儿。他盯着另外一个女孩露出欣赏和满意的笑容,。他几乎没有看一眼中儿。中儿走的时候说再见,他低着头,在那儿找着什么。那个女孩也说再见,他抬起头,说:“啊,再见,慢走!”那女孩走过来,对中儿笑,像施舍似的。  中儿给认识的所有人发消息,说:“好难受。”没人回。中儿才觉得自己的确是被抛弃了。中儿沿着人行道走,走到一个十字路口,红灯,中儿还是走。中儿仿佛感觉到前面后面奇怪的目光,然而觉得没什么,不值得注意。一辆出租车在中儿脚边猛然刹住,司机伸出头来,破口大骂。中儿只是站着,一脸惊愕。  中儿快走到自家楼下的时候,突然摔了个大马趴,鼻子上,额头上,都是烂泥,胳膊肘擦掉了老大一块皮,露出带着血的嫩而红的肉。中儿爬起来,想哭,突然觉得索然无味,于是回家。  中儿在家里想啊想,两天足不出户。总要活着的,中儿对自己说。像狗一样,也要活着。不活着,那又干什么呢?中儿想不出不活着有什么意义。中儿收拾了东西,坐车到了沿海的F城。跟所有人都断了联系。  其实中儿男友自己买了套新房,正打算要向中儿求婚呢。最近故意不联系,想来个惊喜。忙完了婚礼的筹备事宜,正在家里想,该怎么求婚呀? 共 1827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原发性早泄的预防及护理
黑龙江男科哪家研究院好
云南治癫痫最好的研究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