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重庆信息网 > 科技

带着空间横行 第384章 出手试探

发布时间:2019-10-15 18:07:03

带着空间横行 第384章 出手试探

上官冥心里清楚,胧儿不想跟他说实话,他就是叫住她问她,她也不会回答的。..

客厅里容凌比较瘦弱的身躯被一床大红色的被子紧紧包住,整个人像一个棕子一样盘坐在椅子上,只留了一双黑溜溜的眼睛出来。

在他身旁站着两个脸色担忧的丫环,拿着小扇子,时不时给他扇些风。

文心进来正巧看见容凌皱起了眉头,不知道是不满丫环还是不满她来的迟,或者两者都有。

听见脚步声容凌急忙回头,看见是文心后,眼中全是满满是失落。

嘴角扬起了好看的弧度,脸上带着温柔笑意,容凌用手紧了紧包裹住自己的被子。

“草民有冤情,是来特意找冥王爷的,姑娘,你来见我是不是不太合适啊。”容凌一双好看桃花眼望着文心。

明明脸上在笑,文心却在他眼里看到了森森寒意。

一旁曼冬望着容凌那副嚣张的模样,心里气不过,开口道:“她是冥王妃,怎么不能来见你,还不合适,你也不看看自己的身份,有冤情不去府衙来找冥王,你当你是谁啊。”

明明一个大男人,偏生做出这种无赖的事,披着大红喜被就过来了,也不怕被人笑掉大牙,脸上神情更是让人生厌,一个大男人脸上却带着温柔和婉的笑容,这不是恶心人是什么。

屋里气氛一滞,文心嘴角含笑警惕的望着容凌,心里一点不敢松懈。

她刚才好像感觉到了一丝恐怖的杀气,杀气一闪而过,没等她感应清楚,杀气便已经消失。

“冬儿,莫要胡说,我哪里是什么冥王妃,早在几年前冥王就把我休了,以后不要说这种话了。会让人笑话的。”

说完文心神情冷冷看着包裹着被子的容凌,慢悠悠走到他对面坐下。

曼冬在一旁张了张口,最后还是把气咽回肚子里了,谁让文心说的是事实。

“不知容公子有何事要找冥王,他现在正忙着不方便,如果不介意的话,我可以帮你传话的……”文心后面的话还未说出口。

便见容凌脸上的笑容越发温柔。双眼眯成了好看的月牙状,檀口轻启。

“不用了。我很介意。”

容凌说完故意不看文心微愣的脸,自顾自接过丫环手中的茶水,动作优雅低头喝了一小口。

他一直都是个粗人,不懂茶,不过装装样子他还是会的。

“好茶,这城主府茶水就是不一样。”

容凌从被子里伸出手把茶杯放好,在椅子上换了一个舒服的姿势坐着,神情懒散理了理被子,做出一副想打长久战的姿态出来。

这模样明里暗里都在说着。不见冥王我是不会走的

文心神情有些奇怪望着外面的强烈的阳光,再目测容凌身上那床大红喜被,最少也有十斤重。

难道就不怕被闷死吗。

古代的衣服层数本来就多,现在又是接近中午,又正是温度最高的时候。

裹成那样密不透风来阵诉冤情,这是想扮作一个被吓坏肚子的平民吗。

哪里有这样神情自若的受害人,果然曼冬说的不错。这家伙就是来恶心人的。

曼冬站在文心身边,气呼呼的瞪着容凌,她心里不平,替文心不平。

冥王又不是真心想休了她,只是近段时间事情太多,大家都没有记起这件事。不然重新册立王妃不是一句话的事。

容凌奇奇怪怪裹了一床大红喜被来,谁也不知道他的来意,不过都知道他是冲着上官冥来的。

“容公子若是喜欢喝,我便让人给你称两斤回去,也不是什么精贵的东西,就是安儿闲来无事在山上采的粗茶,闲着没事做便炒了出来。没想到容公子口味那么独特,安儿若是知道你称赞她采的茶,心里不知道多高兴。”脸上带着客气的笑容,文心一字一顿说完,望着容凌神情越发亲切。

闻言容凌脸色未变,不过望着那茶杯眼中极快掠过一丝嫌弃之色。

这人能装她是知道的,只是没想到他那么能装,是个难对付的,文心脸上带着浅笑,心里腹议着,面色平静让人看不出她的喜怒来。

站在文心身旁的曼冬夸张的捂着嘴巴,惊讶道:“唉,两斤哪里够啊,库房里有一小麻袋呢,平时都是下人渴了就抓点来泡茶,这东西本就不值几个钱,难得容公子喜欢喝,要我说啊,把那小麻袋茶都给他得了,免得下人们嚼舌根子说主人你小气。”

文心没有责怪曼冬插嘴,她看着容凌,越发感觉看不懂这个人了。

无论面对什么事情,他脸上温柔的表情就没有变过,除了刚进来看见他眼中的寒意,到现在他没在他眼里看见了除了平静之外的其他情绪。

裹在被子里的容凌,神情淡淡扫过曼冬,眼中露出让人察觉不到的冷意,不紧不慢对身边丫环开口。

“既然文姑娘如此客气,你也不要客气,库房里有多少茶就都搬了回去吧,府里那么多人要喝茶,正好省下一笔银子。”

容凌眼中露出一丝高兴的神色,好像真的在为省下一笔银子而高兴。

容凌身边的丫环愣了愣,后才慢慢应声,走到曼冬身边等着去领茶,文心对曼冬挥了挥手,她便带着小丫环下去了。

“你支走曼冬有什么事想要跟我说吗?其实容公子不必如此麻烦,有什么事敝开来说岂不是更好,大家把明面上的都挑明了,免得自己暗自猜测,要是误会了对方或是不小心伤了对方,那就不好了,你说是不是啊,容公子。”

文心面色极其冷静望着容凌,眼中平静如一潭死水。

她当然知道容凌的用意,并不是真的想要那些茶,连价值连城的东珠都不放在眼里的他,会在意一袋粗茶吗。

文心又挥退了屋里其他下人,屋里就留了他两人相对而坐,两个神情都很平静,不同的是一个平静里带着笑意,一个平静里带着狠意。

一道看不见的内力向容凌快速射去,容凌脸色不变移了移身子,端起了放在一旁的茶杯。

文心发出的内力便射在他背后的柱子上,一点停顿都没有,径直穿过了柱子,在厚厚的墙上留下了一个小孔。

这一道内力如果他不逃,被击中,不死也得重伤。

心里泛着冷冷的笑意,脸上温柔的表情依旧不变,看来对他的忍耐已经到了极限。

还没有确定他的身份就对他了杀手。

这是想宁杀错不放过吗?未完待续。

本书来自:

贵港治疗男科医院
宁德治疗妇科费用
延安治疗性病医院
贵港治疗男科医院哪家好
宁德治疗妇科医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