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重庆信息网 > 美食

晓荷脚下是路小说江山文学网

发布时间:2019-07-13 23:11:32

一  蔡厂长一上班,办公室里里外外就挤满了工人,大家七嘴八舌地问蔡厂长:“我们从企业开始筹备建设就在这里工作,十几年过去了,你现在让我们下岗,我们把最美好的青春和热血都奉献在这里了,现在让我们到哪里去啊。这分明是过河拆桥,卸磨杀驴嘛。”  “我们就不走,看你能把我们怎么样?”  “刚刚建厂的时间,这里就是戈壁滩,是我们一镐一锹辛辛苦苦把这里坑坑洼洼的盐碱地改造成了这个很不错的场子,现在好了,又要我们下岗,我们不答应。”  蔡厂长一边端着杯子把茶水泡好放到办公桌上,一边扭着肥硕的腰身慢慢腾腾地往老板椅里坐下去,这才缓缓地看了看那些情绪激动的职工们:“什么卸磨杀驴呀,你们谁是驴?又有谁杀你们了?你们误会了,同志们,你们以为我愿意让你们走吗?你们一个个都是宝。俗话说,唇亡齿寒呀,你们都走了,留下我这个光杆司令有意思吗?可是,大家也看到了,我们企业最近几年一直在亏损,在吃老本,再这样下去,你们不但还是要走,而且,连最基本的下岗补助也拿不上了,你们说,同样是走,哪一个合算,哪一个不合算?"  班组长高丰军说:”蔡厂长,据我所知,我们厂年销售量还是不错的,每一年的纯利润就几十万,我们工会上次不是讨论增加一个科技性项目吗?为什么没有执行呢?如果执行了,这样,不是即保住了我们这些职工的饭碗,又可以为企业创造更多的红利吗?“  蔡厂长:“我们该讨论的已经讨论过了,该论证的已经论证过了,劳动人事局的人员已经把我们的下岗方案报到地区去了,听说已经批下来了,具体的情况你们可以找工会主席去问一下。现在只是说下岗的问题,并没有人说要你们走。”  高丰军大声地说:“工会主席有什么用,谁不知道这些事情从来都是你说了算嘛,你如果这样推三阻四的,我们现在就停止工作了。既然让我们下岗不就是让我们走嘛。”  蔡厂长:“停止工作?为什么?在没有正式通知你们下岗之前,还不知道你们谁下岗谁不下岗呢,一些工作该怎么做还要怎么做,有什么事情你们就不要找我了,去和工会主席商量,一切权利在工会。”  “工会主席还不是天天上班嘛,上次组织我们发挥群策群力,献计献策的几天时间弄了那个方案报给厂里,结果呢?还不是一样要让我们下岗吗?”洛风莲说。  蔡厂长说:“咱们都按照程序来,这是组织原则,任何人都不能随便改变。我也非常怀念刚刚建厂的那段时间,工资虽然没有多少,可是,大家不分彼此,白天夜晚的工作热情多高啊。”  高丰军:“那个时间的人,思想单纯,要求不高,领导怎么说,工人就怎么干。”  蔡厂长:“是啊,那个时间,吃住在一起,虽然辛苦点,但是人的精神面貌多好啊。”  高丰军:“我以为蔡厂长早忘记这些了呢。”  “哈哈,这可是我们这辈子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财富呀,怎么能忘记呢。”蔡厂长说。  洛风莲:“蔡厂长,不要让我们下岗吧,我们在这里要求不高,一个月几百元工资,撑不着也饿不死。可是,十多年过去了,我们已经习惯了这样的生活。让我们现在下岗,走向社会,我们即没有技术,又没有资金,你让我们怎么活呀。”  蔡厂长:“有人说下岗是福,有人说下岗是祸。到底是福是祸,就象你站在河边一样,要想知道水深水浅,只有你下去以后才知道呀。站在岸上永远也不知道深浅。”  “我们这些水性不好的人,就害怕万一下去就淹死了,你说就是知道水深水浅又有什么意思呢。我们是真的不希望离开咱们厂啊。”洛风莲说着话,眼泪在眼眶里打转。  蔡厂长看着大家的心情,一个个好像山雨欲来风满楼,心里不免动了恻隐之心。他说:“这样吧,你们去找工会主席协商一个可行性的方案,如果真有可以即不离开企业,大家又可以继续工作的办法,我们再商量看怎么办吧。"  其实,蔡厂长心里非常明白,让大家下岗,不是为了让他们走,而是有更大的计划在等待着。  高丰军:“好,既然厂长这样说了,我们就去找工会主席去。”  一帮人慢慢地离开了厂长办公室。看着他们远去的身影,蔡厂长长长地出了一口气,先拿了那笔下岗补助款再说,就这些人的智商,还不是想怎么办就怎么办。新的方案如果启动,虽然对企业发展有利,可是,风险也大,特别是我这个年龄了,只能赢不能输啊,不如见好就收,到此为止,让这些职工借下岗的东风,拿一部分补贴下岗算了,然后,企业就和私营企业一样了。  可是,要尽快把下岗的名额落实了,再这样下去,厂内秩序混乱,人心涣散,出了事情可不是闹着玩的。蔡厂长想。    二  工会主席李开明骑着自行车刚刚进入厂区,早有几个工人在那里等着他了。他一看工人们向自己走过来,急忙下了自行车,说:“你们有事情吗?”  高丰军:“李主席,听说这次下岗名单在你这里,是不是有我们呀。”  李开明说:“谁告诉你们在我这里的?”  “你还不承认呀,你他妈的当的什么工会主席呀,在工人面前都藏着掖着,你还是我们企业工人的主心骨呢,狗屁。”高丰军骂着。  李开明一脸委屈:“我真的不知道,蔡厂长也没有告诉我,我和你们一样。”  洛风莲说:“刚才我们在厂长办公室厂长亲口对我们说的,下岗名额由你定,并且已经报到劳动人事局了。"  高丰军:“按照《企业法》规定,决定工人和企业大小事情都必须经过工会讨论决定,当初我们大家推选你当这个工会主席的时间就是看你有文化,为人仗义,诚实,你现在怎么也成这样了呀。”  李开明大声说:“高丰军,你不要一口一个规定,企业法是这样规定的,可是,我作为这100多个工人的工会主席,我和你有什么差别了吗?我每天不上班有工资还是有什么特殊福利了?到底我可以起什么作用,难道你们不知道吗?”  李开明的话引起了大家的一阵好笑:“原来你只是一个傀儡主席呀,那蔡厂长怎么说是你决定的呢?”  李开明:“我可以现在就和你们一起去找蔡厂长去,咱们当面问问这个名单到底有谁决定的,是谁报到劳动人事局的?”  高丰军转身向大家说:“算了,开明是一个实在人,我相信他没有说假话,我们还是去找蔡厂长去说说吧。”  “不要去找了,等等再说吧,我听说这次我们厂工人是全盘端。”李开明说。  高丰军:“什么?全盘端呀,那我们干什么去呀。我就不相信你这个工会主席也会下岗吗?”  “是啊,赖好你也是一个企业领导,你肯定不会下岗的吧。”洛风莲说。  李开明长长叹了口气。心里说:“你们以为我想下岗啊,下岗了我怎么生活啊,我也有家庭啊。”  高丰军:“李主席,我们现在就开始停工,大家都不上班了,什么时间下岗没有结果我们就不上班。”  李开明:“你们想干什么,罢工吗?这可是可大可小的事情,这个后果有谁承担?“  洛风莲:“你这个主席就是胆小怕事,大不了我们离开这个厂,到哪里不是上班吃饭呀。”  “话也不能这样说呀,大姐,人不如故,衣不如新。这个厂毕竟是大家辛辛苦苦建起来的,付出了那么多,你说你舍得离开吗?”李开明开导着。  洛风莲:“穷庙富方丈,咱们工人辛辛苦苦的,一听说让下岗就心急火燎的,你看蔡厂长和人家那些管理人员还是按步就班的上班,这说明了什么?说明我们企业并不是工人阶级领导。”  李开明笑了笑说:“大姐,不是咱们工人阶级领导,难道是资本家的企业吗?我们这是国有企业。”  “我这个人就是心直口快,有什么话不让我说出来我就急得没办法,你看你年轻轻的,有知识,又是干部,为什么就那么老实到车间工作?”  李开明:“一起行动听指挥,领导怎么安排,咱就怎么干,大家都去坐轿,让谁抬轿呀。”    三  夜,静悄悄的。李开明一个人走在大街上,凉风吹得他倒抽一口凉气。他感到心里非常的郁闷,委屈。看着大街上车来人往,人流如织,闪闪烁烁的红灯绿灯,他感到心里烦乱异常。人生的每一个阶段是不是就象这十字路口的红绿灯一样,该停的要停,该开的要开,如果不分彼此,我行我素,是不是就要被撞车呢?  看到不远处一个网吧,他不假思索地走了进去,为了这个工作和生活,好久没有到网吧了。网吧里一片欢腾,人满为患,一排排电脑前坐满了不同性别年龄的人们,他们一个个聚精会神盯着荧屏,手指在键盘上不停点击着,键盘发出的声音此起彼伏,看着那些被荧屏里一个个精彩的世界吸引得心花怒放的人们,李开明的情绪就像被感染了一样的兴奋,他忽然觉得今天的决定没有错。  他好不容易找了一个比较偏远点空着的电脑,把身份证递给网管,办好了手续向电脑走了过去。当他走到一个穿着鲜艳的女孩子身边的时间,那个女孩子忽然转过身看到了他。看着这个似曾相识的女孩子,李开明迟疑了大概有半分钟,还时站起来的女孩子先说了话:“你……你是李开明吗?”  李开明诧异地看着女孩子:“你是……”  女孩子用手指了指李开明,笑了笑说:“真是贵人多忘事呀,老同学都不记得了。”  “啊,你是宋佳佳。对吗?”李开明指着女孩子说。  女孩子盯着李开明摇了摇头,说:“真是难得呀,这么多年你还能记起我这个平平庸庸的老同学呀。"  李开明笑着说:“对不起,对不起,宋佳佳,一个如雷贯耳的名字,只是我有那个什么美女恐惧症,遇到了美女就不敢看了,更不要说和她们握手说话了,哈哈。”  “噢,我还是第一次知道,原来我们的大才子李开明同志什么时间变得有了美女恐惧症了,当年在学校里谁不知道你李开明,一个风流倜傥的帅哥。你的文章经常出现在黑板报上面,让我们好崇拜呀。”宋佳佳高兴地说。  李开明叹息一声:“那都是过去的黄历了,今非昔比呀。”  宋佳佳:“老同学现在在哪里高就呢?”  李开明:“还在那个企业上啊,我还能到哪里去呀。”  宋佳佳:“是不是还在那个建材厂呀。”  宋佳佳翘起大拇指,说:“当年,你是那么执着地放弃了行政事业单位的优越条件,意气风发到建材厂去工作,怎么样,现在是什么职务?应该不错了吧,最少也是一个白领了吧。"  “哎,”李开明叹息一声,“我们现在面临着下岗……马上就成了无业游民了吆。”  宋佳佳:“我知道了,你们单位下岗名额已经报到地区审批去了,只是我当时忘记你也在那个企业里了,没有仔细看那份下岗名单里面有没有你。”  李开明突然一拍自己的脑袋,恍然大悟:“哎呀,我怎么就把你给忘记了,你就是人事局工作的嘛。一些情况你肯定是清楚的了。”  “建材厂下岗已成定局,从市委到劳动人事局和工会已经统一了意见,基本上是全盘端,现在只保留管理的几个领导。”宋佳佳说。  听了宋佳佳的话,李开明心里好像一下子顺畅了许多:“你这样说,我就明白了,我们厂长还一次次让我们工会讨论下岗名额呢,原来那只是为了稳定军心呀。”  宋佳佳:“你们蔡厂长谁不知道老谋深算,名额只是报地区备案,具体是看填表的情况,如果不填表就不算。要不这样,等上班以后我再问下局领导具体情况再告诉你,怎么样?”  “不麻烦了,该来的迟早会来的。这些是不是涉及一些秘密呀,让你难为情就不好了。”李开明说。  宋佳佳:“没关系的,下岗又不是什么商业秘密,是大势所趋,人心所向。如果你下岗以后有什么打算吗?以你的才华干什么都应该没有问题呀。”  “不好说呀,不瞒你说,最近这段时间,我愁得都快得忧郁症了,在企业里工作了十几年,除了工作还是工作,领导怎么说,咱就怎么做,早已经习以为常了,过去那些宁折不弯的性格早被改变了哈。”  宋佳佳说:“我觉得下岗并不是不好,也许是人生的又一次转机,说不定啊,还会从此时来运转,真正的脱贫致富也未尝不可了呢。可是,我觉得你们企业那么好的效益,怎么会全部下岗呢?”  “说是这样说,也有了许多的实例,可是,每个人的具体情况不一样,所处的地位不一样,厂长葫芦里到底卖的什么药,只有他自己清楚。因此,对未来就感到空虚,紧张。”李开明缓了缓又说,“不过,事已至此,只有背水一战,出去创一创了。”  宋佳佳:“出水才见两腿泥,无论成功与否,至少自己努力了,拼搏了,如果真的技不如人,失败了,也只有怪自己了。”  听了宋佳佳的一番话,李开明心里热乎乎的。他笑了笑说:“高人,你真是高人,听你一句话胜读十年书呀。我决定了,下岗也好,不下岗也罢,不再犹豫不决了。如果下岗就按照你说的去拼一把。”  宋佳佳说:“就是嘛,这才象个男子汉。我听说你们厂还有一个改革项目,一些专家说前景很好,为什么不去仔细的研究研究呢?” 共 10653 字 3 页 首页123下一页尾页

哈尔滨医院治疗男科哪好
云南癫痫研究院哪好
癫痫病人的护理需要注意什么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