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重庆信息网 > 美食

柳岸GAJ之谜小说江山文学网

发布时间:2019-07-13 20:17:04

一、  一辆疾驰的悬浮列车,从“发酵剂”研究所呼啸而出,全封闭的列车里面只有四个人,以威尔所长为首的和科研小组另外的三名组员。  他们是准备到海岸边寻找当年的情境的,因为悬浮列车的轨道只铺设至林区以内,四个人还得走上70到80里路,所以都是装备齐全的,清一色的冲锋服和智能头盔,以及野外生存的各项配备和通讯设备……那几个成员都是精心挑选出来的全能精英,摄影摄像,通讯,野外生存技能和良好的体能。  当列车进入一个隧道时,导航仪显示还有一分钟可以出隧道,四个人在谈论着闲聊的话题,反正列车全封闭,根本无法看风景。  “我昨晚喝了点酒,跑去找乔珊聊天来着。”罗索说,这是个巴西籍的纯南美人,黝黑的皮肤,身材不高但结实有力。具有热带原居民的原始热情,爱跳桑巴舞,不甘寂寞,专业是“热带雨林植物”。  “聊得怎么样?”克利夫有点酸酸的问道。  “呵呵,她没搭理我,还把我赶了出来,说是有纪律的,让所长知道不好,呵呵,这娘们。”  “你也不看看自己那德行,我就觉得乔珊可能是看上了西蒙。”克利夫幸灾乐祸的说。克利夫是个德国人,比他们都年长一些,30多岁,也没成家,研究昆虫的。  “我说呀,我们二个月才轮到休假一回,是不是有点不人性化,整个所里除了乔珊是个女人外,就是厨房里那个大婶苏丽塔了。”生化学的27岁的杰克抱怨道。全封闭的生活令这个美国大男孩很是寂寞。  “呵呵,都有点嫌苦啦,当初哪个不是雄心壮志,跃跃欲试的,想想看吧,你们学到肚里那点东西,要不做点什么出来,不闷死才怪呢。”威尔在这时将了他们一军。知道这些小伙子都是出类拔萃的,一心想做点什么出来,才积极地加盟小组,是上百个人里面被挑选出来的,最起码都是硕士,这个16人小组有8人是博士,俩人是双博士,就是威尔和乔珊。  “不过话说回来,我是很理解你们的渴望的,我已经申请每次放假的时间由5天增加到7天,这还得等上面批下来才算。”威尔自己也很久没有回家了,家里除了老婆等着他外,还有一个8岁的儿子和一个5岁的女儿盼着他的亲吻和礼物。老婆和孩子们的照片就在自己的钱夹里,他想拿出来看看,可是怕引起这些人的嫉妒,忍着没拿出来。  说话车子已经到了隧道出口,只听见一声巨响,随着一阵剧烈的晃动,悬浮列车就像一棵倒下的树干又被推了一下脱离了轨道重重的摔倒在轨道下面。里面的人从侧面紧急窗口应急自动开启后弹出,理论上人员不应该有致命的伤害,然而,很不巧,弹出的身体被什么东西弹了回来,被车身压住了身体,其中一人就是威尔博士,另一名就是克利夫教授。重创使他们俩当场毙命。  悬浮列车在正常的情况下,是不会出现这种意外的,因为在设计的时候就考虑到这种因素,虽然车身是悬浮在轨道上的,和轨道没有接触,但是有强大的磁力线来控制它的位置,保障其不会发生出轨的现象,加上在车头部,中部和尾部各有一个高速旋转的陀螺仪,旨在保持列车的稳定性能,在设定的情况下,正前方需2吨,侧方需1吨的力量才能使得车身侧翻。在正常的情况下,无论如何也不会遇到这样大的力量的,那么这究竟是什么神秘的力量使得悬浮列车发生这意外惨剧的?  第一时间赶到现场的是“国安局”的成员,因为这辆专车是直接和“国安局”的空中定位装置接驳的,“国安局”简称“GAJ”,都是穿着带有“GAJ”字样的连裤防护服,行动迅速的、有条不紊的,而且都是不声不响的紧张工作,首先检查了俩位死者,确认内藏多发性破裂死亡,填写了报告后,又认真的堪察了一下,发现威尔博士头部并未伤害,身亡原因系内藏破裂出血性死亡,就迅速的将完好的头颅切割下来,立即送到车里存放在特定的溶液里。  另一组人员在车头的黑匣子里现场初步扫描到:在车头刚出隧道口的时候,突然被一个巨型怪物重重地撞了一下,怪物挡住了录像的镜头,看不清全貌。根据判断可能有三头大象那么大,模糊的看出好像像黑猩猩,又有点像猿人,这只能有待回去打开黑匣子后进一步判断。  在周边勘察的人员发现50多米外的密林里躺着一个庞然大物,全身黑毛,身形似猩猩,脸型似人猿。已经被时速1800迈的车身撞的奄奄一息,为了保证安全,给他注射了12倍的普鲁卡因麻醉,十分钟后,总部派来的直升飞机将这个庞然大物吊上了一辆敞篷大货车。径直运回到GAJ下设的一个叫“食品站”的农场。  “发酵剂”研究所是第二时间得到消息的,没有让他们的人到场,更谈不上新闻和媒体的记者,连威尔博士和克利夫教授的家属都没有得到通知,还不知道在什么时候家里人才会知道真相……    二、  在GAJ总部,森严的大厅里,不时走过三、二个穿着银色戴帽连裤衫工作服的人员,看不出性别,没有任何寒暄和话语,所有的空间都是绝对隔离的,有些是指纹职别智能门,有些是俩人甚至是几人组合信息开启门,显示着这是一间高科技高智能和高度绝密的机构。  在一间圆形的工作室里,整齐的摆放着一排巨大的“液态罐”和各种仪表仪器。威尔的头颅就安放在一个玻璃罩的金属托盘里,颈脖处夹了许多的夹子,还有几根橡皮管子通向各种仪表仪器。西蒙和乔姗不时进进出出,不时的调整仪表数据,做些记录和报告。  12小时后,威尔的眼睑动了一下,18小时以后眼睛可以睁开了,稍后就能转动眼球和眨眼的动作。乔姗和西蒙互看了一眼,发出会心的微笑,几天来的辛劳没有白费。  西蒙让乔姗做好记录并写份详细的报告,西蒙现在的任务很重,原来是副所长,一切还是威尔所长当家的。现在威尔不在了,一切的担子要西蒙来担了,西蒙是“发酵剂博士”和“生化硕士”,现在有了“生化”和“人类行为”双博士的乔姗做为助手,也感到轻松了许多,乔姗原来是威尔的助手,现在形式上也算是他西蒙的助手了。  在一间不大的会议室里,十四名研究所成员在进行着例会,部署下一步工作,有关安保事宜和报告威尔的生存消息。  西蒙首先发布了这次意外事故的损失报告:“……尤其是威尔所长和克利夫的不幸身亡,给研究所下一步工作带来了困难,暂时性的进入停试阶段,所产生的‘停试症候群’是必然的现象,希望各部门坚守自己的岗位,原来的实验项目依旧进行,下一步将有待GAJ中心,接到报告后再做统筹安排。”  乔姗接着具体的说明对于威尔博士头颅的处置方案:“这是一起严重的意外事故,GAJ已经对此做了损失评估,和相应的部署,包括阻断媒体的保密措施,当然也包括死者家属。所以上级现在决定:将所有的个人通讯工具一律上交保管,什么时候返还,有待上级通知。其次,威尔博士的头颅现决定由西蒙博士和我亲自负责其生存和工作。最后希望大家能顾全大局为重,这两个月的轮休暂时取消,以后看情况再恢复……大家还有什么想法和意见建议的请发言。”  “我们是否应该有一个悼念仪式,为了死去的威尔博士和克利夫教授。”这是和克利夫最要好的杰瑞代表大家的心情率先表达的。这是一个高达1·9米的M国D州青年,生理学硕士,对人体的结构和功能了如指掌。  西蒙博士接着表态:“当然,这件事我们也正在酝酿中,既然你已经说了出来,就交给你去着手筹备吧,去繁从简,只要表达到意思就行,尤其是我和威尔博士的关系更加不是一般的,威尔博士的意外我十分痛心,是应该祭典一下亡灵的,祝他在天国安息。”  乔姗也带着感情地表示:“……在最近为时不长的工作中,十分敬重威尔博士的为人和敬业精神,当然还有威尔那谦和的态度和人格魅力,也是我无法忘怀的……”  乔姗是GAJ派来的威尔的助手,是除了威尔之外、唯一的双博士,曾任H大学主讲教授和Y大学终身教授的头衔。30岁的年纪,金发碧眼,风姿绰约,这次被派遣到“发酵剂”来,是为了配合这间民营研究所的工作,因为,在GAJ的“食品站”和“发酵剂”之间有着一种微妙的关系,他们的研究是独立的,又有着关联的,在自主立项上有着一定的权限,民营“发酵剂”又受着政府GAJ的行政管理,所以“发酵剂”和“食品站”在科研体制上是平行的,可是,在研究所和GAJ之间又存在着上下级的挂靠关系,受着政府一定的安全保障和监管。就是在这样的情况下,乔姗才被“政府派遣”的形式委派到“发酵剂”研究所来的。  散会后,西蒙和乔姗两个人不约而同地走向圆形工作室,一前一后的用双人指纹打开了智能门,两个人都同时地重重地呼了口气,像是如释重负,西蒙一把搂过了乔姗,把她紧紧的抱在怀里,亲吻着乔姗那丰满肉质而富有弹性的嘴唇,乔姗也迎着上去,俩个人在寂静的工作室里呼呼地喘着粗气。  忽然,乔姗推开了西蒙,惊恐的说:“眼睛,看,威尔的眼睛在看着我们。”  “别去管它,他不也只是一颗头颅而已吗?”  “西蒙,晚上到我那儿喝一杯吧。”  西蒙这才停止了在乔姗身上到处游走的双手。他们把仪表仪器的读数做了记录,又调整了一些供给,就熄了灯出来了。在这期间,威尔一直闭着眼睛,因为有些东西看一眼就会终身不忘,有些事情能不看最好还是别看,等到他俩关了灯出去了,威尔这才睁开了眼睛,可是眼前一团漆黑,什么也看不见了。    三、  到了夜里,当整个“发酵剂”研究所沉浸在一片寂静中时,西蒙在怀里揣上一瓶酒,来到了乔姗的房间,乔姗听到了轻轻的敲门声,立即就开了门让西蒙进来。  西蒙蹑手蹑脚地进入了乔姗的闺房,掏出了那瓶酒,这时的西蒙已经换上了休闲西服,把头发梳理了一下,显得很精神。而乔姗则换上了低领的睡袍,除了黑色蕾丝的胸罩和丁字裤外,没有什么内衣了,性感的身材在袍子里跃跃欲试。  西蒙抱住了乔姗,把自己那续着一字胡须的嘴唇紧紧地压在乔姗那“朱莉”式的丰满性感的嘴唇上,并且伸进了自己的舌头,舔舐着这个风情女人的甘露,搅动的热情喷发……  乔姗让他安静一会,愿意先和他喝一杯,于是西蒙就停下来,乔姗去到柜子那里拿了开瓶器打开了酒瓶,给每个人斟了一杯,回来递给西蒙一杯,慢慢的饮着。  “西蒙,”乔姗说,“白天你觉得杰瑞说的关于悼念威尔的事怎么看?”  “当然好咯,本来就应该我们先提出来的,这样有点被动,是不是?”  “我看也好,说明大家对威尔的感情还是很深的,难道我们不是?”  “是呀,尤其是你和他工作的这一段时间,我都看在眼里的。”  “哦,对了,你说到工作,我忽然想到,下班前,我给威尔调试的仪表数据可能有问题,你看我是怎么了,也怪你一进去就那么激情似火的,可不能失误坏了事不好交代,赶紧再去看看吧。”  乔姗说完也来不及换衣服就拉着西蒙一起赶到威尔那间圆形工作室,俩个人的指纹一输进去,门轻轻的开启了,西蒙先跨进去,开亮了灯,乔姗跟在后面,瞬间,西蒙感到一阵眩晕,只觉得后脑颈项处被轻击了一下,整个人就软瘫了下来,蜷缩在地上。  乔姗迅速地走到威尔的脑袋前面,打开了玻璃罩,熟练地将一支带着芯片的注射器拿出来,在威尔后脑袋发迹线上方注射了进去,再把金属托盘里的溶液增加了一些。做完了这一切后把软瘫在地上的西蒙扛在肩上,像一袋面粉似的,关上门,扛回了自己的屋里,放在床上,脱光了西蒙的衣服,盖着一床单子,自己就到卫生间去。  在一面大穿衣镜前,慢慢地脱下睡袍,深深的呼吸着,看着里面一颗熟透的樱桃似的自己的身子,和娇艳的面庞,心里泛起一阵奇怪的感觉。然后慢慢地褪去了胸罩和内裤,镜子里的乔姗已经一丝不挂了,镜子里呈现着的这个美女用手握着自己的高耸的双乳,揉捏着,然后打开了花洒,让温暖的淋浴从头流下来,经过了凹凸有致的胴体,双手跟着水流在身体的各处轻抚摩擦着。她知道,一会这个身子将属于另一个人,这不是她的情感初衷,也谈不上你情我愿,然而,为了一个理想和追求,为了“被保护”在别人手里的母亲,她也只有如此行事了,因为这是唯一的选择,在接到这项任务的时候,这一切已成定局,只是威尔当初没有这样的福气就走了。  沐浴完了的乔姗在腋窝和大腿处喷了些香水,看看时间差不多了,西蒙一会就会醒来,只是将睡饱披在光溜溜的身上就回到床上,躺在西蒙的身边,静静地等待下边将要发生的一切……  “滴答滴答”的时钟又过了将近6、7分钟后,西蒙动了一下,乔姗闭上眼睛假寝着,西蒙慢慢地恢复了神志,摇晃了一下脑袋,发现自己是光着身子的,打开床头的灯,一下又发现乔姗熟睡在自己身边,也是光着身子的,头脑“嗡”的一下,竭力地想回忆是什么情境下才会这样的,但是,他又无法彻底回忆出完整的过程来,只是依稀觉得自己是到乔姗这儿来“喝一杯”的,看看桌上是放着两个酒杯和半瓶红酒,再看看身旁的这个大美女,不是自己垂涎已久的么?对了,喝过酒以后我们就上了床的,这是顺理成章的。 共 22303 字 5 页 首页1234下一页尾页

哈尔滨好的研究院治男科
昆明最好的癫痫病专科研究院
昆明市癫痫病治疗方法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