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重庆信息网 > 美食

瓷质爱情江山文学网

发布时间:2019-07-12 22:09:13

一.    黄昏闲愁淡淡,光影像一个寂寞的女子,轻缓融入忧伤。    窗棂下静坐,蔷薇花般的气息若有似无,悄然浸透着阁楼的角角落落。雨薇已经坐在那里很久了,似乎打从日头落下山腰那刻开始,就这样安静地坐着,脸上没有表情,仿佛成了一尊雕像。    春日的傍晚有芬芳的香息,漫过案头,迷蒙而又略带苍凉的清寂,轻易地就把时光打发。    离开小城已经有些日子了,雨薇已经开始学会了品味孤独,淡看寂寞,把人生的起落压在心底,不忍翻开。    成的离去似乎总带着莫名的愁伤,把一切浮华和喧嚣静静抛开,然后跟随一个平凡的女子走了,雨薇在那一刻体会到了什么叫心痛和无奈。    认识成的时候南方下着雨,江南的小镇便被轻浅的雨雾给缓缓笼罩。    听雨薇的母亲说雨薇出生的那天刚好下着很纤细的雨,朦胧而又飘渺的雨幕里,那声响亮的啼哭带给了父母最幸福的笑容,于是父亲给女儿取名雨薇,顾名思义就是薇雨轻轻里出生的女子。    成是北方的男孩,高大魁梧,有着健康而又暗黑的皮肤,眼睛明亮而又清澈,雨薇看到成的那一刻便感觉阳光穿透了雨季,点亮了那些雨雾朦胧的天空,心境似乎也变的明朗起来。    南方的春天,并不寒冷,但是却凉意习习。细雨便是最缠人的精灵,时不时地湿了行人的衣裳。成不习惯这样的天气,似乎粘乎乎地,总也不干不脆的。但是他也喜欢这里的春色:色彩缤纷的阡陌,草色青青的巷道,滋长了青苔的土墙,以及墙头上跳出来的三两枝桃花,或者是小院里白的生瓷的玉兰,似乎带着某种不可言喻的孤独和优雅,能够把一切尘世的浮华静静卸下伪装。    遇见是一个优美的词汇,能够把想象铺排的绚丽多姿。雨薇和成的相见便是这样的感觉!    雨薇的父亲经营着一家店铺,卖各色各样的瓷器,成最是喜欢寻找色彩各异的碟碗,然后细细地收藏!    雨薇喜欢父亲店里那款款青花,那些色彩清晰,质地柔和的瓷器上,一笔笔青花的纹路,刻着浮生,刻着尘世。它们或临案通透,倒影花筏,或迷蒙而清凉,点点细纹里雅致而又不失端庄。雨薇觉得自己的前世应该是青花的化身,要不怎得如此喜欢呢?    成进来的时候父亲不在,雨薇坐在木格子窗户下,天空里薇雨轻轻,仿佛笼着一片浅浅的愁绪。雨薇穿一件素色印花的棉布衬衣,披散的长发黑亮而又柔软,白皙的脸上是淡淡的朦胧,就这样随意地倚靠在暗红的檀木椅上。成似乎有些呆住了,这是梦吧?怎么有这样的女子呢,似乎轻易地就把人的思绪给强行拉进了一个轻缓而又飘渺的境界,成放轻了脚步,不想惊动这幅上好的画卷,对这就是一幅画,红尘在这幅画外被静静隔开。    风吹过来的时候,雨薇细细的发丝在轻舞飞扬,而窗外片片桃红纷纷绕着枝头缓慢凋零而下,满地的孤寂和清凉。成站在那里,似乎不知道身在何处了!    雨薇回头,然后看到一张棱角分明的脸,痴迷的眼神,带着莫名的惊喜和探究。    你是谁?雨薇起身,长发便在甩到了脑后,生动而又出彩。    我叫成,来自北方。成似乎在那一刻清醒过来,然后生硬地回答道,两只手紧紧地插在口袋里,显的局促而又不安。成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慌乱起来,难道是扰了画中女子的清净?成不知道答案,他只知道自己被深深地吸引了。    二.    春色满眼的小城,浓密而又纷繁的香樟,在路边滴滴答答地滑下清寂雨泪。    成再次走进临街的店铺,那里有他想要的瓷器。南方的质地,南方的色彩,南方特有的细腻和柔滑。    他看中了店铺里的那款青花,色彩明朗,质地清晰,细细的纹理上透着古朴的气息,仿佛尘世间遗落的精灵,在这一世被轻轻描起。    雨薇用鸡毛掸子轻轻地拂去瓷器架上的灰尘,父亲虽然天天打扫,但是因为临街便有尘土不断地飞进来,停留在这些格子上,瓷器上,薄薄的透着一股清新。    成站在那款青花前,这是一款描着仕女和花纹图案的花瓶,点点浓淡相宜的白底青花里透着淡雅的气息,把人的思绪给深深沉浸下来,成一眼就爱上了。这舒缓的笔墨,淡淡的勾勒出尘世的光阴,繁华归于沉静,一切在喧嚣走远。    多少钱?成用定定的语气问到!    这个是非卖品。雨薇停下手中的活计,漫不经心地回答到。其实成进来的那刻雨薇便感觉到自己那颗跳动的心,这个男子不就是前些天来过店里,看着自己发呆的人吗?那天他呆呆地站着,然后蓦然清醒似地掉头走了,今天怎么又来了!    可是我喜欢这款瓷器,那是我寻找了很久的东西。成似乎没有感觉到雨薇语气里的那丝浅淡的气息。    你喜欢并不见得我就要卖给你啊。雨薇有些生气,转身不想理他。这个人似乎傻呆呆的,可是不知道为什么雨薇却喜欢那双明亮的眼睛,透着清晰的质地,像那款青花!    这个时候隔壁的音像店里传来一曲悠扬的歌声,缓慢的忧伤的词句覆盖了店里略显尴尬的气氛。成就这样站着,和雨薇对立着,他感觉到如画般的女子原来也有如此坚定的一面!    三.    细雨停住的时候,阳光灿烂而又温暖。雨薇喜欢这样的日子,空气清新,花开无涯,紫燕呢喃着飞过屋檐。    父亲回来了,从外面进了一批货,大多是色彩鲜艳的瓷器和碗碟。还有杯子,白色的质地,镶嵌着金色的花边,图案多是大朵朵的花卉,开的璀璨缤纷,像这个美丽的春天!    成天天来这个店铺,雨薇大多不和他搭话,只是一如既往地做自己的事情,看书或者是掸架子上的灰尘。父亲却和他成了不错的朋友,经常说些彼此感兴趣的话题。成似乎很喜欢这里,即使雨薇冷冷地拒他于千里之外,可是他却丝毫没有因为雨薇的而影响了对青花瓷的兴趣,他和父亲说起瓷器头头谁道,而且成和雨薇的父亲一样,都喜欢下围棋。两个人经常坐下窗户下,端一杯子茶,细细地品,慢慢地走了一盘又一盘。    夕阳落到山腰后面的时候,成便离开这家瓷器店。    时间久了雨薇便从成和父亲聊天的时候听到了关于成的一些消息。原来成来自北方,从小喜欢收藏瓷器一类的东西,尤其是青花的瓷器,古董的或者是现代的他都喜欢,因此跑遍了大江南北,为的就是把这些瓷器带回家,收藏起来。这次来到南方,纯属无意,路过此地,想看看当地的风土人情,可是一踏上这方小小的土地,就爱上了这里,于是停留了下来。    那天和父亲聊到店里的那款青花瓷,父亲漫不经心地说:这确实是非卖品,这款青花瓷是祖上传下来的,放在这里是镇店用的。等到了雨薇出嫁的那天,我会把这个花瓶当做陪嫁的器具,一并嫁出去!    成听了语气随即慎重了许多:原来如此,伯父我明白了,我不会再提买这款青花的事情。    成依然来这里,只是不提花瓶的事情,他依然和父亲走围棋,或者是偶尔的看看雨薇!    要不是这个雨季,或许她依然从内心远远地欣赏着这个陌生而又明朗的男子。他们依然会像两条平行线,各自没有交集!    父亲离开小城,又去进货了。母亲的早逝让雨薇独立而又坚强,除了和父亲一起经营这个瓷器店,雨薇几乎很少和外界打交道!    雨薇病了,因为多雨的季节,微寒的风让雨薇的身体陷入了困境,头疼,发烧,脸色苍白。成进来的那刻,便感觉到店铺里冷冷的气息,不见了雨薇柔弱的身影,不见了她略带清冷的眸子,似乎一切都显的那么安静。    雨薇倚靠在檀木椅上,脸色吓人的白,仿佛一张白纸。成吓了一跳,急忙跑过去,一把抱起雨薇,那一刻雨薇感觉到暖暖的气息,扑面而来,而那一刻她失去了知觉。后来她才知道那它她发了高烧,竟然烧到了40度,如果不是成送的及时的话,或许自己已经不在这个店里忙碌了!    四.    雨薇好了,成每天过来照顾她,帮她一起开店,掸瓷器架上的灰尘,那些琐碎的时光里,雨薇觉得那颗心有些暖暖的,春天如此美好,令人陶醉。    院子里的蔷薇开花的时候,成和雨薇便开始了恋爱。似乎自然而然的,又或许是水到渠成的,总之店里经常可以看到成高大的身影和雨薇幸福的笑容,像一束明媚的阳光,把这个瓷器店照的灿烂而又温暖。父亲似乎没有多话,依然和成下围棋,然后谈天说地。    爱情是缘分,也是尘世间最琢磨不透的东西。雨薇的笑容是这款爱情里最动人的表白,成深深地陶醉在这份纯粹的幸福里,忘记了离开这个不属于他的小城!    要不是那个叫灵的女子的出现,那么雨薇依然会和成笑靥如花地穿透一条又一条的街巷,看夕阳落花,小桥流水,听《江南水乡》!    灵是一个平凡的女子,成说那是他的老乡,也来之北方。成第一次带灵来瓷器店的时候雨薇就感觉到灵的目光似乎离不开成,而且时不时地用充满疑惑的眼神看雨薇几眼。雨薇有些怪怪的感觉。    五月十日是雨薇的生日,父亲做了一大桌的好菜。雨薇虽然失了母爱,可是父亲对她的爱丝毫没有少与别家的孩子,依然呵护有加的宝贝着雨薇!    成来了,带了一大束玫瑰,和灵一起来了。成说灵非得来祝福雨薇的生日,于是带上了她。    酒喝到一半的时候成突然拿出了一个小小的盒子,然后诚挚地跪在雨薇的前面,深情地说:雨薇生日快乐,请你嫁给我好吗?雨薇傻傻地呆住了,她没有想到成会当着父亲和灵的面突然向自己求婚,她有些不知所措起来!脸色微微地发烫,像院子里的那丛蔷薇!    父亲没有反对他们的婚事,雨薇和成便开始筹备起婚礼。灵依然来雨薇的店里,或者是帮成一起买结婚的用品。雨薇幸福的做着新娘的美梦,期待着和成相携一生的时刻!    婚礼定在八月初八,一切都准备的妥当。雨薇梦里都温暖幸福地笑出声来,她相信和成的这分感情是稳定坚固的。    日子就像流水,把一切静静铺排。初八那天有灿烂的阳光,亲戚朋友都陆续到来,家里热闹非凡,父亲关了店铺,专心安排女儿的婚事。    时辰到了,鞭炮打响,一切都似乎很圆满,可是成却失踪了,带着花瓶,带着一连串的疑问消失在这个小城。他只是留下了一封信:“雨薇对不起,我走了,这个城市不属于我,原谅我不能够给你幸福,我还是习惯过简单的生活。灵儿说会好好照顾我的,你的花瓶我暂时带走了,如果以后有机会我一定还给你!”雨薇发疯似的寻找成的下落,可是除了流淌的那条河水,成像空气消失在这个熟悉的街道上。当然一起消失的还有灵儿。    父亲在那一刻一下子苍老了很多,这个城市的灯火也变的黯淡无光。    雨薇选择了离开,这个伤心的城市没有她想要的温暖和幸福,父亲不再阻拦,或许当初就是因为自己,错看了这个叫成的男孩。    五.    这是一个北方的小城,没有熟悉的小桥流水,没有婉约的落花呢喃,没有缤纷耀眼的灯光,有的只是寂寞的人流,孤独的背影,和雨薇看似平静的心事。    已经过去整整一个冬天了,离开成的日子似乎已经很久很久了。北方的春天并不温暖,倒是有寒意淡淡袭来,雨薇其实并不适应这样的轻寒!    北方的城市苍白,孤寂,雨薇把自己包裹起来,拒绝了一切想要和她亲近的人们。    早晨的空气稀薄而又微冷,低矮的山丘,阳光仿佛苍茫而又浅淡的,光芒轻轻地铺盖下来。雨薇走出小屋,这些日子蛰伏了那么久,真的感觉疲惫而又孤单。除了和父亲偶尔通几个电话,便是看看书,或者是就这样坐在屋子里,看夕阳落花,看尘世间过往的行人。    北方的街道似乎没有南方的宽阔,人们裹着厚厚的衣服和围巾,抵御着寒风的来袭。雨薇下意识地拉了拉身上单薄的衣裳,在这里似乎穿的再多也不感觉温暖,因为无论如何她感觉自己的灵魂是冰冷的,没有温度。    街上商铺林立,似乎也有南方的繁华和热闹。雨薇裹紧碎花棉衣,静静地看着身边的一切,只有在这一刻她才感觉到自己并不属于这个城市,虽然是为了疗伤,可是毕竟还要离开的!    突然一间熟悉的商铺吸引了她的目光,这是一家瓷器店,店面装修精致典雅,玻璃橱柜里摆放着各色的碗碟,茶具等等。雨薇走进去,里面很安静,也许因为是早晨所以没有顾客,只看到琳琅满目的瓷器。而且雨薇发现这里的摆设竟然如此熟悉,她细细地打量起来,这分明是和父亲的店铺摆设的差不多吗?也是这样的架子,也是这样的檀木椅,也是雕花的窗户,难道?她似乎回到了江南的小城,似乎看到了父亲熟悉的身影,那一刻雨薇泪水满眶,她知道自己想家了,想远在南方的父亲了,她想自己应该回去了,不应该再继续逃避了!    小姐,请问您需要买点什么呢?一个轻柔的声音在身后突然响起。雨薇蓦然地转身,然后看到一张似曾相识的脸,啊!雨薇惊呼,然后倒退了几步,她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这个女子竟然就是和成一起消失的灵儿。此刻的灵儿似乎又黑了许多,脸上有些淡淡的沧桑。几个月不见好象老了,雨薇鄂然了。那一刻她不知道这是不是老天在作弄自己,自己刻意逃避到北方这个城市,可是却依然遇见不该见的人!   共 6645 字 2 页 首页12下一页尾页

前列腺炎是怎么引起的呢
昆明治疗癫痫病研究院哪好
云南治疗癫痫好医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